OA入口 | 網站地圖 | 網上辦公

詳細»
國資要聞

地址: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CBD區濱河大道南水岸金鑽大廈西樓14層
電話:0477-8689101
傳真:0477-8689101
郵箱:ordossyjt@163.com
網址:www.onmilliongarment.com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國資要聞國資要聞

國務院關於2017年度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的專項報告

來源:鄂爾多斯市亚游集团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 發布時間:2018-10-29 | 瀏覽次數:

國務院關於2017年度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的專項報告

財政部部長 劉昆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受國務院委托,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情況,請審議。

金融企業國有資產是推進國家現代化、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重要保障,是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國有金融企業是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支柱。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要完善各類國有資產管理體製,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製,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有效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在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優化金融機構體係,完善現代金融企業製度,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李克強總理指出,深化金融改革,必須優化金融機構布局,改進金融機構公司治理,要抓緊修改完善金融基礎法律,推動國有金融資本管理等方麵的立法。2018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具有重要裏程碑意義,是亚游集团做好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工作的綱領性文件。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各項工作全麵推進。


一、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基本情況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隨著中國經濟的平穩健康增長和對外開放力度的不斷加大,我國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實力日益壯大,資產分布以銀行業為主體,集中在中央本級,境外金融資產規模穩步增長。

(一)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總量。我國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國有資本應享有權益)主要分布在財政部管理的中央國有金融企業、金融管理部門管理的金融基礎設施類機構、中央企業集團(非金融)管理的下屬各級金融子公司,以及地方金融企業。截至2017年末,上述金融機構資產總額241萬億元,負債總額217.3萬億元,形成國有資產16.2萬億元。

(二)中央與地方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分布。金融企業國有資產集中在中央本級。在全國金融企業集團中,中央國有金融企業資產總額149.2萬億元,國有資產10.2萬億元。地方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總量相對較少,地區分布不均。地方金融企業資產總額65.5萬億元,國有資產3.2萬億元。

(三)金融企業國有資產行業結構。從行業布局看,銀行業金融機構占比最大。截至2017年末,中央層麵,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國有資產分別占84.8%、65.3%;證券業分別占0.6%、1.8%;保險業分別占3.7%、3.2%。地方層麵,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國有資產分別占89.1%、54.2%;證券業分別占4.4%、12.6%;保險業分別占2.8%、3.1%。

(四)金融企業境外資產總量和分布。截至2017年末,全國金融企業所投境外機構(含境內企業設立的境外分支機構)資產規模18.1萬億元,集團層麵享有的權益總額0.9萬億元。與2013年相比,投資總額增長了50%,權益翻了一番。中央本級機構數量、資產總額、營業收入和利潤都占到90%以上。從行業分布看,境外業務以銀行業為主。


二、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


按照“國家所有,分級管理”的原則,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分別進行管理。國有金融資產管理在全麵加強黨的建設、積極履行出資人職責、完善頂層製度設計、健全基礎管理框架、建立現代金融企業製度、優化激勵約束機製等方麵,都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一)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製度。中共中央、國務院於2018年6月印發的《指導意見》聚焦國有金融資本管理中的問題和障礙,堅持服務大局、統一管理、權責明晰、問題導向和加強黨的領導五條基本原則,以建立健全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四梁八柱”,理順國有金融資本管理體製,增強國有金融機構活力與控製力,促進國有金融資本保值增值,更好地實現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大基本任務為目標,就金融國資管理工作進行了係統全麵部署,明確集中統一、全流程全覆蓋、穿透管理和全口徑報告的要求,改變了長期以來國有金融資本管理職責分散、權責不明、授權不清的格局。這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國有金融資本管理領域的重要體現,是新時期國有資本管理改革在金融領域的深化和發展,為新時期加強和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提供了根本遵循。

(二)健全國有金融資本基礎管理框架體係。近年來,按照製度管事理念,財政部以管資本為主,不斷加強國有金融資產管理製度建設。一是通過構建以產權登記、評估監管、產權轉讓、國有股權管理為核心的基礎管理製度體係,發揮產權登記“監視器”、資產評估價值尺度、產權轉讓市場配置資源作用,防範國有資產流失。二是通過建立健全金融企業財務製度,適應金融市場主體變化和金融監管要求,加強金融企業財政財務管理。三是通過建立綜合考量的金融企業績效評價體係,製定與績效評價結果掛鉤的薪酬管理辦法,實現資本管理從關注規模向關注質量和效益轉變。四是研究建立金融企業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製度,明確國家與企業分配關係,實現資本管理與預算管理的有效銜接。五是通過建立以國有股權董事決策為手段的國家股東意誌表達機製,強化股權董事管理,有效發揮國有股權董事在金融企業治理中的積極作用。

(三)建立現代金融企業製度。財政部會同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金融管理部門堅定深化金融改革,按照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內在要求,不斷完善國有金融企業法人治理,優化股權結構,建立健全現代金融企業製度,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促進國有金融資產保值增值。一是國有控股金融機構改革深入推進。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製改革順利收官,完善公司治理和內部授權經營體製等配套改革繼續深化,進一步激發體製機製活力。一批國有金融機構在港上市。二是開發性、政策性銀行改革取得階段性進展。國務院批準三家銀行改革方案,明確了開發性、政策性銀行各自職能定位和業務範圍,進一步補充資本金,建立現代公司治理結構。三是資產管理公司商業化轉型取得積極進展,信達公司、華融公司完成上市,長城公司和東方公司完成改製引戰。

(四)優化國有金融企業收入分配格局。2014年,中央全麵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提出,要從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國情出發,適應國有資產管理體製和國有企業改革進程,逐步規範國有企業收入分配秩序。過去幾年,財政部積極推動國有金融企業收入分配格局優化。一是貫徹落實深化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薪酬製度改革,推動實現薪酬水平適當、結構合理、管理規範、監督有效的收入分配格局。2016年,中央金融企業負責人平均稅前年薪58.4萬元。二是進一步完善國有金融企業激勵約束機製,充分調動職工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三是堅持短期激勵與長期激勵相結合,強化金融企業負責人責任,建立任期激勵收入製度。

(五)全麵加強黨的建設。為貫徹落實全麵從嚴治黨要求,紮實抓好企業黨的建設,國有金融企業持續夯實黨建工作基礎,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一是層層落實管黨治黨政治責任。堅持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要求,開展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和“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推進“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常態化製度化。二是探索堅持黨的領導與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相結合的有效途徑。堅持和完善“雙向進入、交叉任職”的體製機製,落實黨建工作“四個同步”要求,確保黨組織作用得到有效發揮。三是認真抓好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深入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嚴格落實“兩個責任”,堅決反對“四風”。


三、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取得積極成效


黨的十八大以來,財政部等相關部門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總體部署,按照“堅持服務大局、堅持統一管理、堅持權責明晰、堅持問題導向、堅持黨的領導”五大原則,圍繞“建製度、抓管理、防風險”三大主線,下大力氣推進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工作,初步實現“保值增值、布局優化、質效提增”目標,國有金融企業進一步做強做優做大,成為促進國民經濟平穩健康運行、支持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實施、保障國家金融安全的重要力量。

(一)國有資產實現保值增值,“家底”進一步豐實壯大。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是國有金融企業持續運營發展的基礎,是增強國有企業控製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的前提,是金融國資管理的基本要求。2017年,扣除客觀因素後,中央國有金融企業平均保值增值率為110.8%,較好實現了保值增值目標。2013—2017年,中央國有金融企業營業收入由4.3萬億元增至5.8萬億元,歸屬母公司淨利潤從1.2萬億元增至1.4萬億元。2017年平均分紅比率28.9%,較2013年提高2.8個百分點。

(二)國有資本布局逐步優化,“有進有退”的良性態勢逐漸成形。統籌規劃國有資本戰略布局,有利於適應經濟發展需要,提高資本配置效率,實現戰略性、安全性、效益性目標的統一。2013年以來,圍繞“進”與“退”,“為”與“不為”,金融企業國有資本整體布局實現了一係列良性調整。一是“該進則進”,國有金融資本向重點領域集中,控製力和影響力增強。通過對國有大型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開發性金融機構補充資本金,國有資本更多向關係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金融安全的重要行業、關鍵領域、重點金融機構集中,提高了國有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和防範化解風險的實力。二是“該退則退”,通過低效無效資產退出,減少對國有金融資本的占用。近年來,中央國有金融企業積極聚焦主業,重組內部資源,處置非核心業務資產,主動回歸本源。三是“該合則合”,中央國有金融企業加大資源整合力度,重組步伐加快。先後推動了光大集團等10家國有金融企業重組,減少同質化競爭,增加協同效應。整合後的金融企業總體實力不斷提高,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日益增強。

(三)金融改革繼續深化推進,現代金融企業製度逐步建立。深化改革是金融發展的根本動力。2013年以來,我國國有金融機構改革有序前行,現代金融企業製度逐步建立,機構職能定位進一步厘清,企業活力明顯提升。一是大力推進公司製股份製改革。截至2017年末,全國金融企業集團層麵公司製改革比例超過90%;其中中央國有金融企業已基本完成公司製改革,下屬各級子企業公司製占比超過92%。二是建立健全法人治理結構。目前,全國公司製國有金融企業在集團層麵超過90%建立了董事會,初步形成“三會一層”各司其職、有效製衡、協調運作的治理結構。三是金融企業活力和抗風險能力增強。通過改革改製,國有金融機構資本實力不斷增強,資本約束機製逐步健全,風險管控能力顯著提高。通過引戰上市,國有資本與戰略投資者、社會公眾股東資本結合,形成了長效利益共享和風險分擔機製,增強了外部約束,促進了管理模式和增長方式的轉變,提高了企業經營效率。

(四)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增強,貫徹國家戰略的“主力軍”作用凸顯。國有金融機構是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支柱。2013年以來,國有金融機構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金融資源和金融工具為依托,主動服務實體經濟,加強對國家重大發展戰略、重大改革舉措的支持。一是主動服務實體經濟力度增強。圍繞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要求,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二是貫徹國家重大戰略作用凸顯。圍繞落實“三去一降一補”、打好脫貧攻堅戰、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等重點領域,積極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方式,主動發力。“三去一降一補”方麵,通過有序開展市場化債轉股,降低杠杆率和企業債務負擔。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債轉股實施機構正式開業。脫貧攻堅方麵,根據業務情況設立專門機構,如農發行設立扶貧金融事業部,農業銀行設立三農金融部,加大金融支持脫貧攻堅力度。

(五)金融“防風險”持續推進,國有金融機構“定海神針”作用得到體現。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各項決策部署,國有金融機構加強風險防控化解處置工作,牢牢守住不發生係統性風險的底線。一是不良貸款率穩中有降。截至2017年末,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56%,較2016年末下降0.15個百分點。二是不良資產處置穩步推進。2017年,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共處置不良資產約0.7萬億元,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積極發揮收購處置不良資產主力軍作用。三是金融機構抗風險能力增強。截至2017年末,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損失準備總額3.1萬億元,撥備覆蓋率181.4%,風險抵補能力穩步提升。證券業金融機構淨資本等主要風控指標持續高於監管要求。大型國有保險機構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處於197%—299%的區間,遠高於100%的監管標準。

(六)金融黨建工作深入開展,全麵從嚴治黨在金融領域的作用增強。做好金融工作必須堅持黨的領導,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金融領域不折不扣得到貫徹落實。通過全麵落實從嚴治黨要求,深入推進黨建工作,黨建與業務結合取得積極進展,黨對國有金融企業的領導全麵加強。國有金融企業各級黨組織全麵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成為國有金融企業各級黨組織的政治自覺、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黨建與業務結合取得積極進展,通過黨建與業務兩手抓、兩結合、兩提高,國有金融企業結合金融實際工作踐行“四個意識”“五大發展理念”,增強了黨在金融領域的領導核心作用。

在看到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取得積極成效的同時,也要清醒認識到,國有金融資產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建設還在漸進提升之中,一些體製性、機製性和結構性矛盾與問題依然存在。一是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法製建設仍不到位。部分管理製度滯後於實踐發展,已經不適應新時期金融國資管理和“放管服”需要。二是全麵貫徹落實《指導意見》有待各方積極配合。厘清國有金融資本管理職責邊界、理順資本管理紐帶、實現集中統一管理,仍需各地方、各部門協同努力。三是國有金融資本布局尚需優化。國有金融企業亟需從規模擴張向高質量發展轉變。四是國有金融企業治理機製有待優化。激發國有金融企業創造力和競爭力的激勵約束機製有待完善。五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任務依然艱巨。


四、進一步推進工作的思路與措施


當前,我國已進入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中華民族正處於偉大複興的關鍵時期,完善國有金融資產管理體製,深化國有金融企業改革責任重大、任務艱巨。亚游集团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麵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麵領導,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依法依規管住管好用好、堅定不移做強做優做大國有金融資本,不斷增強國有經濟的活力、控製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

(一)夯實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金融資產管理體係。一是加強法製建設。加快製定國有金融資本管理條例,明確授權經營體製,為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體製機製夯實法律基礎。研究建立統一的國有金融資本出資人製度,明確出資人的權利、義務和責任。二是推進集中統一管理。按照市場監管與出資人職責相分離的原則,理順國有金融機構管理體製。落實憑借國家權力和信用支持的金融機構納入國有金融資本統一管理,建立重點金融基礎設施財務管理製度。指導地方財政部門落實好集中統一管理要求,對相關金融機構,依法依規享有參與重大決策、選擇管理者、享有收益等出資人權利。三是嚴格全流程穿透管理。以公司治理為基礎,以產權監管為手段,對國有金融企業股權出資實施資本穿透管理,防止出現內部人控製。強化對資本投向、資產交易、產權流轉和境外投資的監督,嚴格股東資質和資金來源審查,健全監督問責機製,有效防範國有資產流失。四是完善基礎管理製度。優化製度設計,組織實施好基礎管理、經營預算、績效考核、負責人薪酬管理等各項工作。

(二)優化國有金融資本戰略布局,提高配置效率。一是統籌規劃國有金融資本戰略布局。適應經濟發展需要,合理調整國有金融資本在銀行、保險、證券等行業的比重,推動國有金融資本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重要基礎設施和重點金融機構集中。優化競爭性國有金融機構股權結構,通過減持、引資、擴大對外開放等適度降低國有股占比,擴大民間資本股權,既減少對國有金融資本的過度占用,又要確保國有金融資本在金融領域保持必要的控製力。二是提高金融基礎設施運營效率。結合黨中央、國務院對經營性事業單位轉企改製、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統籌等有關部署,推進憑借國家權力和信用支持的金融機構實施公司製改革,加強統籌規劃、建設和監管,推進改革和互聯互通,維護金融基礎設施安全穩健高效運行。三是落實國有金融資本預算製度。規範金融企業與國家的收入分配關係,準確反映收支預算。

(三)促進國有金融機構持續健康經營,健全法人治理結構。一是督促國有金融機構履行好防控金融風險的主體責任。堅持審慎合規經營,遵守國家宏觀調控和產業政策等規定。強化風險管理規製,健全資本約束機製,保證充足的風險吸收能力。動態排查信用風險等各類風險隱患,健全風險防範和應急處置機製。完善國有重點金融機構恢複和處置機製,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二是推動國有金融機構履行好服務實體經濟的主體責任。牢固樹立與實體經濟俱榮俱損理念,加強並改進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服務。發揮好績效目標的導向作用,引導國有金融機構把握好發展方向、戰略定位、經營重點,突出主業、做精專業,提高穩健發展能力、服務能力與核心競爭力。三是支持國有金融機構深化公司製股份製改革。推動具備條件的國有金融機構整體改製上市,形成股權結構多元、股東行為規範、內部約束有效、運行高效靈活的經營機製。加強董事會在重大決策、選人用人和激勵機製等方麵的重要職責,完善“三重一大”決策製度。引導國有控股金融機構合理設置法人層級,壓縮管理級次,優化管理流程,降低組織結構複雜程度。四是加強國有金融機構股權董監事管理。完善國有股權董監事管理製度,強化監督問責,確保履職盡責。

(四)著力健全國有金融機構的激勵約束機製。一是細化績效評價體係。根據不同類型金融機構的功能定位和行業特點,構建更具針對性和可比性,促進高質量發展的績效評價體係。二是完善薪酬管理機製。落實國有金融機構工資決定機製的改革要求,進一步健全與勞動力市場基本適應、金融機構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的工資決定和增長機製。探索實施金融機構員工持股計劃,建立激勵相容機製,促進員工和企業共同成長。三是加強財政財務監管。適應防範金融風險、治理金融亂象的需要,修訂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對金融企業資本金、投資、籌資等活動提出明確要求。建立健全金融控股公司和重點金融基礎設施財務管理製度。

(五)落實全麵從嚴治黨要求,切實加強黨對國有金融機構的領導。一是充分發揮黨委(黨組)的領導作用。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堅持黨對國有金融機構的領導不動搖。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完善公司治理統一起來,規範黨委(黨組)參與重大決策的內容和程序規則,把黨委(黨組)會議研究討論作為董事會決策重大問題的前置程序。二是加強領導班子和人才隊伍建設。堅持黨管幹部原則,建設高素質領導班子。按照對黨忠誠、勇於創新、治企有方、興企有為、清正廉潔的要求,選優配強國有金融機構一把手。科學培養德才兼備的優秀管理人員,造就兼具經濟金融理論與實踐經驗的複合型人才。三是切實落實全麵從嚴治黨“兩個責任”。壓緊壓實國有金融機構黨委(黨組)主體責任和紀檢監察機構監督責任。依法依規限製金融管理部門工作人員到金融機構從業行為,規範國有金融機構工作人員離職後到與原工作業務相關單位從業,防範道德風險和利益輸送。完善國有金融機構領導人員選任和考核問責機製,強化黨內監督。努力構築國有金融機構領導人員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製。

(六)加強統籌協調,夯實金融企業國有資產報告基礎。一是提高思想認識。深刻認識全口徑報告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情況對於切實摸清家底、發揮人大監督作用、提升管理公信力,推進國有金融資產治理現代化的重大意義。二是強化協調配合。加強財政部門與金融管理部門、國資管理部門之間“橫向協作”,以及中央和地方的“縱向聯動”,形成“全國一盤棋”的工作合力。三是加強技術保障。加快建設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信息平台,實現相關地區、部門單位互聯互通,全麵完整反映國有金融資本總量、投向、布局、處置、收益等情況。四是健全報告機製。按照全口徑、全覆蓋、高標準、高質量的要求,建立健全統一的國有金融資本統計監測製度。明確和規範報告的範圍、分類和標準,全麵夯實報告的管理基礎。以報告促改革、促發展。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國務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國有資產管理情況製度建立後,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就重點聽取和審議金融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情況,充分體現了全國人大對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工作的高度重視。亚游集团將按照本次會議的審議意見,全力推進國有金融機構改革發展,努力做強做優做大國有金融資本,更好地發揮其在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推進金融改革開放、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中的重要作用,為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中國夢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內容來源:中國人大網


上一條: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引領中國改革開放邁入新天地
下一條:內蒙古能建與內蒙古產權交易中心有限責任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標簽:

相關內容

評論
評論加載中...
內容:
評論者: 驗證碼: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